远安论坛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查看: 8109|回复: 267

穿越芦溪湾大峡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 15: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6-12-2 08:10 编辑

       由文联发起的穿越芦溪湾大峡谷活动,在制定了N次计划之后,终于在一个暖暖的周末得以成行。文联、摄协、作协和远安论坛一共10位小组成员,早上8点准时从县城出发。到达芦溪湾村委会后,3位村干部加入了我们的探险队务,村书记告诉我们,从上游入谷可以节省体力,大家一致通过。
     早上9点整,小组成员从金竹园的大银杏树下进入了峡谷,中途有惊无险,风光亦无限,欢乐尽在谷中,下午一点,活动小组顺利走出峡谷,历时四个小时。

09.jpg
05.jpg

03.jpg

04.jpg

02.jpg

01.jpg

1.jpg

06.jpg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我在这里等你哦!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5: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7-6-5 14:48 编辑

                                                             殷家冲小记                                                                                                                                                                                                                      文/深山百合   
                                                                    
       一条清悠悠的小溪,自山间奔涌而出,将一个安静的小村庄一分为二,小溪两边遍布灰白的芦苇,像正在操练的士兵一样密密麻麻,在浅冬的微风里摇曳着修长的身躯,柔若无骨,媚若娇娘,摸上去如婴儿的皮肤般滑爽。小溪边的山脚下,是一湾不知建于何朝何代的老青砖房子,还有一条窄窄的古老的小巷子,这个小山湾就叫殷家冲,因殷姓人家较多而得名。
       成片的芦苇丛,清盈的小溪水,古旧的小山湾,这个美丽的小村,就叫芦溪湾。
       进入村口,沿着小溪往里不远,就到了殷家冲。最先入眼的,是一条不足丈宽的小巷,两边全是老房子,靠左手的房子靠近山脚,地势略高于右边,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大部分人家都是先砌起来一米左右的地基后才开始建房。走近了看,才发现这湾房子并不全是青砖老瓦屋,其间还夹杂着几栋现代风格的小洋楼,让人多些失落,可细细想来,岁月虽有着永远不变的容颜,可老房子却在渐渐老去,若不更新换代,怕也是无法再继续住人,最终也只是断壁残垣疮痍满目,最终无迹可寻罢了。如此这般安慰着自己,心里倒也释怀了许多。
       有很多老房子的墙面,已经换成了泥做的土砖,缝隙分明,错落有致,在落日的照射下泛出一片耀眼的黄,好在老宅的大致结构仍是旧时模样,我们依然能从这沧桑的老宅走进殷家冲的从前。
      有身穿牛仔衣的女子轻轻走过小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不得不频频举起右手捋顺额前的乱发,影子也像剪影一样印在了老巷的土墙上。
      小巷不长却曲折,大部分老房子旧颜还在,只是已经破败,早已经不住人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和淡然,如门前那条静默的小巷。
      谁曾想到,在抗日战争时期,远安县政府曾在这小小的殷家冲驻扎长达10年之久。听这里的殷姓老人讲,当年这里有司法部,银行,当铺,学校,戏院,茶馆,客栈,监狱等等,凡是一个小城所必备的条件和繁华这里都有。那时的商铺常年兴隆,那时的沮河水运红火,那时候这里人来人往,就连当时七十七军的军长何基沣将军也是殷家冲的常客,他常常坐着他的专用轿子进出县政府和这里的银行。现在殷家冲年岁大点的老人们都还记得何将军当年富态却威武的模样。
       青砖老瓦,天井厢房,木窗石门槛,还有那斑驳的墙皮,深绿的青苔,老宅二楼摇摇欲坠的围栏和弱不禁风的陈旧木楼,石头凿成的门楣上精致细腻的雕花,千疮百孔的木门上吊着的那对圆圆的陈年门环,以及天井底部悄悄长出的不知名的新绿,这一切都在记录着殷家冲曾经的辉煌。
      小巷的尽头,就是那条穿村而过的潺潺小溪,继续溯溪而上,穿过一片茂密的芦苇丛,一条险峻的峡谷蜿蜒着伸进了大山,大山深处,就是小溪的源头。


conew_img_5080.jpg

conew_img_5149.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2 02:09 我是芦溪湾人,我骄傲!我自豪!  详情 回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5: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6-12-1 16:34 编辑

.                                                                                                  穿越峡谷                                                                                                                                                                                                          文/深山百合

       穿越芦溪湾峡谷,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
       出发之前,我们决定从峡谷的上游进谷往下走,因为这样可以节省体力。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花了足足4个小时才走出这条峡谷。
        芦溪湾大峡谷的最佳的入口处,便在水磨冲的那棵千年老银杏下面。
        入口处很平坦,宽也不过两丈,两边长满紫红的芦苇,颜色很浅,比起那种传统的灰白,这种色彩便多了些迷离,但我们顾不上细细欣赏,因为得踮着脚踩在一些突起的鹅卵石上行走,否则会湿了鞋。小心翼翼穿过这片浅水区,芦苇少了些,石头却渐渐变得大了起来,一个个比水缸还大的石头时不时就横在面前,抬头一望,头顶上方左右都已是险峻的峭壁,天空也渐渐变得窄了起来,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进入了芦溪湾峡谷。
       顺谷往前走,地势渐渐高低分明起来,有时候的落差竟然高达丈余。峡谷时宽时窄,宽的地段非常开阔,恐有百米之多,窄的地方却不过一丈,中间再横上一个或是几个巨石,行人就得自谋出路了。这种时候,碰上峡谷两边有树木可攀的,还可攀着树杆从侧面想办法着陆,若是遇到两边都是峭壁,那就只得从巨石的缝隙处硬下了。着陆的场景颇为壮观:有的是自由落地式,有的是全身着地式,还有的是蹲马步式落地,当然,这些小插曲也都是有惊无险,无非是峡谷中多些欢笑声罢了
         枯水季节,峡谷中的水流也时大时小,但是峡谷两边的石壁上被大水冲刷过的痕迹却清晰可见,雨季时候峡谷的最深水位印记明显。峡谷宽阔处,有的地方会有大潭的积水,非常清澈,能看见里面自在游动的小鱼和不知何故死去的小螃蟹,水中央的底部还有带着花纹的小石头,圆如小镜,艺术品一般,可惜人手够不着。有几片树叶飘落在水潭边,咖啡色花纹不常见但很美,色彩艳丽,纹路是圆形的,像贝壳的形状,山里长大的我却叫不出树叶的名字,不知是不是只有这条峡谷中才有这么好看又特别的树叶。
       一处约两米的宽的水潭,刚好把最窄处的峡谷堵得严严实实,两边都是陡峭的石壁,水深齐大腿,十一月的天,那是可以想象的寒凉,几位女子在水潭边愁眉不展,几个男同伴却没有丝毫犹豫,连裤管都没有挽就直接下水了,也顾不得什么授受不亲了,一股脑儿将这些女子背了过去,一时间,尖叫声,趟水声,笑声,快门声汇成一片,将整个峡谷填得满满的,有同伴的感觉真好。
     淌过这个水潭没多久,又一更深的水潭横在了眼前,水深约近3米,淌水过去是绝对行不通了,好在这时峡谷的两边有可攀爬的岩石,虽说陡峭,但石缝里有些树木可当扶手,于是大部队决定从右边爬上石壁,绕过水潭进入到峡谷下方,结果上去后,却发现石壁和峡谷底部有两米多的空档衔接不上,为了安全起见,第一套方案宣告失败,唯一的路径就只有在左边的石壁上想办法了。芦溪湾村里一年轻的干部小伙儿一直冲锋在前,他小心翼翼地在左边的石壁上探出一条可以落脚的石缝,然后将沿途的小石头和泥土之类的东西都清理干净,好供后面的人稳稳地落脚,手该抓住哪里,脚该踩在哪里,他一一提醒着每一个人。一切安排妥当后,壮实的男士们先上,然后等在最危险的地方接应后面的人。每过一个人,都是前面有人拉后面有人推,中间的人基本也就是连滚带爬,就这样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我们全班人马都安全绕过了那个深潭,再次行进在峡谷中。
      虽已入冬,谷中的风光却仍是旖旎,亮绿的青苔在一层又一层的岩石缝隙中静静生长,像特意镶嵌的质地极好的绿色丝绒,用镜头拉近,恍惚间又觉得成了一片绿油油的梯田,山泉水常年滋润的青苔,极尽清新。
     在峡谷里行走了约三个小时后,在一段较为开阔处,靠右的山脚又发现一个水潭,此潭窄而长,水也不深,水面清亮而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可同行的芦溪湾老书记告诉我们,上游来的水就在这里神奇消失了,没有人知道这水去了哪里,或许是进入了地下河吧。
      离峡谷出口处不远的半山上,有一个石头寨子,从谷底往上望,透过树木的间隙仍可见那寨墙保存非常完好,略带圆形的寨墙很高,约一丈左右,寨门看起来较小,上圆下方,有石台阶直通寨内,沿途寨墙长达一里多路,想当年这寨子一定是很有热闹的。只是树木茂密,加上常年没有人走动,想上去却无路,只好作罢。也不知这寨子是何年何月何人修建,远古的原始村落?大户人家为避匪患修建?还是土匪的老巢?单看寨子外观,这寨子也应该是很有来头的,定有值得挖掘的老故事。
      走过石寨不远,就到了峡谷的出口处,这时候又传来一片哗哗的水声,原来,在峡谷中消失的水源,经过一段神秘的地下旅行,又在这里出现了,依旧清澈可人,它们穿过峡谷口那片一人多深的芦苇丛,一路向前,欢快地汇入沮河。
    谷中时光,就这样轻轻滑过,我们九点进谷,出峡谷口的时候已是午后一点。

4.jpg

6.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2 11:14 看到照片就想克试哈子克。。。。。 
发表于 2016-12-2 09:31 个个都是武林高手,什么水上漂(就是没漂起来),静璧游虎。。。。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5: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6-12-1 17:11 编辑

春到芦溪湾(组诗)
     文/格杉

芦溪寺


沿着沮水河畔,走向芦溪寺
以一心向佛的虔诚
此时,山青水绿,鸟语花香
久远的佛教意境环绕着我

传说中的芦溪寺名
因寺旁溪边长满芦苇而得名
现在放眼四顾,传说中
溪水边的的芦苇呢
传说中的恢宏庙宇呢

现在没有人能告诉我,芦溪寺
建于何朝何代何年何月
但一位八十多的殷姓老人
却记住它于何年何月拆除
青砖、木料作为新中国的礼物
运到集镇建了粮管所和蚕茧站

金碧辉煌的庙宇,三座高大神仙
门厅两边木柱上双龙绕柱的图案
栩栩如生的佛像和十八罗汉
随着老人的叙述进入我的想象

变幻的岁月冷落了曾经辉煌的寺庙
灰飞烟灭,而信仰永恒
经年之后一如怀旧的我们
对过往的历史不断地探求和寻觅

殷家冲
沿芦溪寺原址上行约一公里处
是一个叫殷家冲的自然村落
一条两百多米长的巷道
贯穿村子,巷道时宽时窄
两边是一幢挨一幢的民房
有青砖做的,有土砖砌的
也夹杂着几幢现代砖预结构的楼房

民房之间的空隙地带
是一些菜地、竹园,从里面不断露出
断墙、墙角、石条,让人能够辨认出
这里曾是有天井的房屋
或是因地而建一至三重天井

抗战时期,民国县政府迁驻在此
这里的村民当时见过的大人物
十年间除了三位县长
还有驻防远安的何基沣将军
将军每次来不是谈防务
就是办理军饷事务

何将军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
比如他从溪河与沮河交汇处开始
修建了一条长数千米的渠道
让河水一直延续到徐家棚村
灌溉良田数千亩

我们在巷道里不停地来回走动
这里的人好象无视我的存在
一角三四个男人扯着上大人
一位老婆婆倚门悠闲地晒着太阳
望着天空年轻女人的大声呼叫儿子

原来山人操控着航拍器
在村子上空飞来飞去
眼睛一样的摄像头,不停地寻找什么

沙坪子

沿刘家冲溪流再向冲里走半公里
一个小自然村落叫沙坪子
那儿当时也设有政府的许多机构
比如现在的监狱等国家机器
许多犯人因饥饿或疾病死在狱中
有的还是奄奄一息就被狱警
抬到对面的杜家湾埋了

以至后来许多年,屈死的灵魂
每到夜晚在杜家湾
化为磷火,闪烁往事

于是出现幻觉: 眼前一片漆黑
绿茵茵的鬼火中,恐怖的情节一帧帧
不断晃过眼前,如一群白花花的捕快
在搜索着黑暗中的漫游者

芦溪湾村
暮春四月,芦溪湾的正午被阳光充满
山水、花草树木正渐次变幻颜色
它们的春天姗姗来迟,让我们
以春天的名义打开一扇尘封的门

在芦溪湾,走进绿意饱满的意境
站在芦溪寺遗址遥想当年佛教盛况
站在旧县政府遗址上,看见当年的县长
用过的一对瑞兽,现在已归村委会所有
历史的过往,像我惦记的风景铺陈开来

在村干部陪同下走在山水间
我们说起历史,文物,风光,旅游
说起一串遥远而熟悉的名字
甚至说起眼前的村子、春风与绿叶

其实此刻,站在芦溪湾的春天里
除了沐浴春风,我们一无所有


01.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2 09:34 沉寂多时,终于是四诗兴大发。。。。 小潇潇洒洒写了好几段。。。。辛苦辛苦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5: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6-12-1 17:23 编辑

   芦溪湾神迹

文/子寒

在山村和树林里,我作为人类的角色偶尔会发生转变。

那个时候,我不再是我。

是一只鸟,一只松鼠。

在小草和树叶身上打滚。

或者,我更像一只撒欢的小狗。

我的确是见过一只这样的小狗,

它在一片树林里飞奔,

独自操练逐猎的本事。

    这一天,我来到远安洋坪镇芦溪湾村,找一块象形大石头,据说是一只青蛙,嘴里含着一只大虾,青蛙的背后,有一个圆圆的小石窝,一年四季装着一窝清水。
    村里人的用手比划着,形容石窝是多么的圆,石窝的水又是多么的清亮。
    在长着石青蛙的山脚下,有一座建于六十年代初期的房子,是一座干打垒的土房子。
    青蛙石就长在这座房屋后面的山上,我们循着上山的小径攀援而上,在林中左冲右突,迂回往返,寻找青蛙石。
    传说中的青蛙象形石就像一个神迹,高大的树木和丛生的荆棘,仿佛是它布下的巨大无边的迷障。
    山风啸啸,树叶瑟瑟,夜幕倾泻而下。
    面对不显形的神迹,我们悻悻下山,还夹杂着一些惶惑。
    离开大树的遮蔽,发现天光其实尚早,我们回到山脚下的土屋讨了几把椅子坐着歇息,等着另一队找青蛙石的人马下山会合。
    这时,百合姑娘一个人从影影绰绰的山上下来了,我正奇怪她怎么会一个人落在最后,百合先开口了。她说,“我站着接了一个电话,看到你们已经走远了,我想继续上山和那队人马会合去找青蛙石,又看天快黑了,就往山下走。走了几步,听到后面有声响,我心想原来我不是最后一个,后面还有人,掉头看是谁,发现什么也没有,我想是我听错了,继续走我的,又听见有声响,我又掉头看,还是没有人,这下我急了,大声说:你是个啥?搞什么名堂,还想吓唬人啦?一边说一边赶紧跑下来了。”
    听了百合姑娘的话,大家说不出个所以然,也没当回事,相信在山里走过夜路的人,大部分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带着那么一点让人汗毛发竖的小恐怖。
    等了一会儿,那队人马也下山了,和我们近乎逃离的无功而返不同,他们一路人说说笑笑,既从容谈定,又喜形于色。
    原来,他们找到了象形石。原来,我们是在距离象形石200米左右的距离放弃了寻找,折回山下的。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石头?摄影人初识姑娘拍了青蛙石的照片。
    我们立刻围上去,一睹青蛙石的真迹。
    从照片看,这的确是一块逼真的象形石,酷似一只蹲着的硕大的青蛙,样子非常丑陋,又非常熟悉,让人直感地想起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加西莫多。
    对,加西莫多,他就是这个样子。
    在石青蛙张开的嘴里,含着一只玲珑圆润的大虾,好似一个横陈的少女,不过她已经没有生命了,那是被绞死的埃斯美拉达。
    整个象形石,像极了加西莫多抱着被绞死的埃斯美拉达。
    谁会想到,一部西方经典,会在世界东部这个不为人知的山林里,以这种神奇的方式呈现,引人无限地遐想
    没有生命,无论石蛙,还是埃斯美拉达。
    没有生命,却又如此栩栩如生,成为大自然最永恒的生命。没错,它们的母亲大自然孕育了它们,用亿万年的时光,我只是一颗流星,在划过天空的刹那,得以遇见,看到它们在经典中的样子,磨难后的涅槃。
    清冷的暮色里,我惊叹造物主的神奇,惊叹宇宙的浩渺玄奥,
    它让大自然留下那么多神迹,让我膜拜,无法解读。
    我羞愧于自己的浅薄和虚妄,还有面对执着的怯懦。
    在寻找真理的路上,我常常逃离,用一生的时光,无功而返。

830592288160434000.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2 09:37 俗话说,三分长相,七分想象。。。 但只听说过蛤蟆吃天鹅,没得听说蛤蟆吃大虾。。。。  详情 回复
我在这里等你哦!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5: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6-12-1 16:42 编辑

.峡谷入口
conew_img_4353.jpg

conew_img_4352.jpg

conew_img_4351.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2 09:38 爬山涉水,只为那美丽的传说,究竟是什么传说。。。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5: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6-12-1 16:45 编辑

.地势平缓,要不看水流的方向,我就分不清上游下游了
conew_img_4377.jpg

conew_img_4378.jpg

conew_img_4372.jpg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2016-12-1 16: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优美、照片精彩!又是一组大作品.......,赞!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1 17:17 谢谢鼓励,送枝红山果给你哈 [attachimg]565071[/attachimg]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2-1 16:48: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合文笔好,看得我眼馋。恨不能现在就去。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1 17:19 呵呵,真的假的啊,谢谢关注百合哈,送盆景给你哦 [attachimg]565072[/attachimg]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 17: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聊聊新闻 发表于 2016-12-1 16:40
文章优美、照片精彩!又是一组大作品.......,赞!

谢谢鼓励,送枝红山果给你哈

11.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6-12-2 11:51 呵呵!谢谢赠送的土生土长、地地道道、价值不菲的野山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2-2 09:40 至今没得市面卖的水果  详情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设为首页  

广告热线:13339794535举报电话:0717-3819486法律顾问:沮城律师事务所 刘亚杰 律师

备案信息:鄂ICP备14000855号Copyright 2016 远安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