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安论坛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查看: 1136|回复: 67

远安县“文艺家看扶贫攻坚”暨 “扶贫攻坚 梦圆小康"系列采风活动之双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4 11: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7-9-4 11:27 编辑

      8月30日,由远安文联发起的“文艺家看扶贫攻坚”暨 “扶贫攻坚 梦圆小康"采风活动小组走进了双泉,采风小组的成员有作协和摄协的会员,还有双泉村的帮扶单位---远安县发改局的几位领导。     
     双泉村现有34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其中低保户24户,五保户2户,一般贫困户8户。县发改局于2017年2月调整到村,安排14名党员干部会同镇政府4名党员干部共同和全村34名贫困户进行对接,将责任包保到户到人,确保2017年实现全村所有贫困人口销号、贫困户脱贫的目标。以下是本次活动的图文报道。

7.jpg

4.jpg
9.jpg

3.jpg

8.jpg

5.jpg

6.jpg

1.jpg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2017-9-5 08: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酒中八仙歌 于 2017-9-5 08:54 编辑

脱贫路上一老翁
——记78岁老人李绪然
文/酒中八仙歌
    采访李绪然之前,就听驻村干部说,李老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人,有很多故事。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人老志坚,不等不靠,用自己的双手摆脱贫困。仅凭这一点,我就有心想去探究一番。
    李老住双泉村三组一个叫张家冲的地方。坐着车七拐八拐就到了。稻场边上的一只狗用叫声迎接我们,也提醒主人来客人了。李老的老伴从屋里出来,边驱赶狗子边招呼我们进屋坐。安顿好我们坐下,泡好茶,听完我们的介绍,便到屋后喊老伴。我跟着出去,看到李老正在砌猪栏墙,脸上身上手上均沾满了泥灰。听说我要找他聊聊,他便放下手中的瓦刀,从猪圈里出来,到水池子洗洗手,然后来到火笼边坐下。于是,我的采访就开始了。
    ——不幸的婚姻,磨砺人生
    李老不说,你还真不知道眼前的这一位老人,有着这样曲折而唏嘘的婚姻史呢。他出生于1938年7月,老家是原宜昌县分乡镇马家垭村,1952年搬到现在的地方,一住就是60多年。1961年,经自由恋爱,与曾宪秀结婚,婚后先后生育两个女儿。在那个年代,人民的革命热情高于一切。他是大队的民兵连长,曾宪秀是红卫兵造反派,两个人都无暇顾家,导致孩子无人管,屎尿都撒在床上。为这事,李老第一次打了她,后来越闹越厉害,不得已两人于1971年离了婚,两个女儿不愿跟母亲过,法院就都判给了李老。一个光棍带着两个女儿,那日子过得别提多么寒酸了。1976年经人撮合,他带着两个女儿,付道玉带着两个女儿,组成了新的家庭,第二次结了婚。婚后两个大人的关系尚好,可四个女儿磕磕碰碰,总过不到一块去,经常吵闹,互相不给饭吃,眼看过不下去,只好于1984年下半年再次离婚。1989年,他带着两个女儿,刘忠翠带着两个儿子,再次结婚,组成一个家,直到现在。应该说,两老走到一起,有儿有女,日子好过的。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大姑娘因精神病于1994年去世,老伴的一个儿子也因事故死亡了。现在,小女儿出嫁到广州,老伴的另一个儿子跟着她的前夫在孝感,只有李老和老伴两个人相互搀扶坚强地生活着。
    ——愈挫愈勇,不向困难低头
    苦难磨砺人生,李老也是如此。他并没有被苦难所打倒,反而将他磨砺的更加坚强。今年,他已是78岁的高龄了,但他不服老,越活越有劲头。在脱贫攻坚战中,不等不靠,凭着一双勤劳的手,干得风生水起,有模有样。
    去年的一天,村里召开脱贫攻坚会议,李老属于脱贫对象。会上,在确定脱贫项目时,他自告奋勇报名养殖40头肉猪,以达到脱贫的标准。会后,第一批他就喂养了23头,在他喂养的正带劲的时候,谁曾想到一场牲猪2号病袭来,23头猪一个不留,全死光了。面对这一挫折,李老没有气馁。他吸取第一批的经验教训,又买来10头仔猪,精心饲养。到年底全部出栏,毛收入达15000余元。初尝甜头,更增加了他养猪脱贫的信心和决心。今年以来,已出栏肉猪19头,收入达31000余元。现栏存糙子猪5头,肉猪1头(200余斤),能繁母猪6头。因为都是新花母猪,已产3窝,其中流产一窝,出售一窝8头收入4200元,自留一窝5头喂养。已人工受精配种5头,如无意外,年内还可生产5窝仔猪。
    除了喂猪,李老还耕种着9.8亩承包田。其中水田4.8亩,旱地5亩,春季油菜籽收了710斤,早包谷收了2000斤。水稻预计收2000余斤,晚包谷预计可收1500斤。几亩旱地种的红薯,都是给猪们准备的饲料。看着堆在堂屋里的包谷,我问李老,您这么大的年纪,又喂猪子又种田,不累吗?他说,累啊,但有啥办法呢,猪要吃,人也要吃,总不能让田荒着啊。
    ——不能躺着伸手要,自己能干的就要自己干
    作为贫困户,李老是够格的,两个老人一起生活,老伴多病,自己又被医院诊断为皮肤癌,已经5年多了,发作起来浑身肿痒、脱皮。但他有一个信念:不能躺着伸手要,自己能干的就要自己干,这样踏实。
    养猪要建猪栏。李老对建猪栏有自己的打算,一是自己建,不请工;二是规模达到200个平方米。去年已建了100个平方,今年累计再建到120个平方,到明年7月,自己做80大寿时,猪栏面积达到200个平方米的目标。我问他为什么不请工?他说请不起,一个工要200元,自己搞可以节约成本,节省下来的钱可以用来多买饲料。就这样,他既是瓦工,又是木工,还是搬运工,不管天热天冷,也不管白天黑夜,只要一有空,就动手砌砖墙,砍棱条,有时天不亮就到5里外老红阳那里的砖厂拖砖,拖回来时天还没亮。就这样,8间猪栏在外人的不知不觉中建起来了。为了节约成本,他买回两台粉碎机,用来粉碎饲料,又买回两副钢磨,专门用来打包谷、麦子。说到这里,李老将右手掌伸出来说,去年11月23日,新粉碎机买回来,当他第一次把一抱粗料喂进机口时,不想被飞快旋转的齿轮将右手五指的包皮全部打掉,露出带刺的骨头。不得不到宜昌治疗,花了16000元,回来报销后自己还出了8000元。
    ——只要可能,就要为社会做点好事
    李老是个有思想主见的人,爱学习,爱动脑子。养猪缺技术,他跑到兽医站找兽医虚心请教;平常时候,和同行们相互切磋、交流经验体会,还专门买回牲猪饲养的技术书籍,一有空就带着问题学习,在书里找答案。现在,他掌握了人工受精配种的专门技术,猪儿们一般的小病小灾再也不用请兽医了。“我还是个爱做好事的人”——李老如是说。1966年,他当民兵连长的时候,就无偿的为学校捐献了30套课桌凳。大包干后,建泉水冲提水站,200个工他一个人承包,不分白天黑夜干,建成了,最后村里只按照每个工补0.3元的伙食费给了他60元补助,他也没说二话。现在,附近人家的猪子有个什么毛病找到他,他都乐意上门帮助治疗,不取分文。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李老拉着我的手,颇有情感地说:我卖一头猪,国家补200元,我喂一头母猪,国家补500元,党的政策多好啊,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呢。再说,国家扶,也不能扶你一辈子,要脱贫,不能光靠政府扶,还得靠自己,能劳动就要好好劳动。
    ——多好的老人啊,令人尊敬!

                                                            陈家新2017年9月2日于安鹿桂香斋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7-9-6 08:15 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拼,确实让人感动,愿两老健康长寿!  详情 回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何朝新·小传

本帖最后由 若舞 于 2017-9-22 16:01 编辑

何朝新·小传
    很多人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一眨眼功夫一辈子就过去了,终究和圈里的牛羊、地里的庄稼没什么两样,化成一抔黄土,重回大地。
    我日日夜夜守着双泉村这方水土,望着弯曲的小路,过往的行人,倒觉得日子跑的慢慢悠悠,仿佛很长久。多年前我在门口栽的白杨树,本来长得很茂盛,去年却不知什么原因,就枯死了。而我还活着,可以动,可以笑,活的比树长久。
    这辈子,我觉得我活赚啦!我能从娘胎里生出来,已是上天赐福。老娘生我那年,正闹饥荒,估计是我在娘肚里没怎么发育,赤脚医生说我娘怀了个怪胎,开了二两红花熬水,却硬是没把我打下来。
61年的深秋,一个夕阳似血的傍晚,在娘百般疼痛后滚出了浑身像火球颜色一样的我。隔壁三舍都来看热闹,“这哪里是个孩子呀,简直像块红砖头”!
    我叫何朝新,患先天性残疾,腿脚行走不便。祖祖辈辈是远安双泉人。父母是老实的农民。他们像牛一样勤奋耕作,自从生下腿脚残疾的我,他们就更加起早贪黑了。
而我,因不足而得福,自小得到父母的加倍疼爱,从没有感觉不快乐或者比别人缺少什么。我的天永远的蓝蓝的,风吹过树叶的时候发出好听的响声。虽然我不太能走路,无法远行,但许许多多的猫狗鸟虫都来和我作伴。
我受过同龄人同等的教育,虽然求学过程相当坎坷,但知识却影响了我的一生。我感谢我的父母,没有把我当弃儿来养,让我以最优异的成绩读到初中毕业。当然在那个时候,残疾人是不能继续再读下去的了。不过,我的读书梦依然没有断。
    16岁毕业后,我用一个废弃的仓库稍加改造,开了村里第一家图书室,每本图书3分钱。村里的青年男女都上我这来了,大家对知识很饥渴,对生活也热情澎湃,对未来虽茫然却个个儿血气方刚、跃跃欲试。
后来,我又陆续做了很多工种,时间最长的是在双福猪毫厂和福利院。我一直在自己养活自己,对社会做一些有用的事情,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废人。直到,遇到了她。
    爱情,我从未想象过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不想害人。可是,她来的猝不及防。
    她是黄花人,临近宜昌。皮肤白皙,头发黝黑,个儿高高的,心好,爱笑。我们一起在猪毫厂做工。我们每天是加班到最后的工人。有一天晚上猪毫厂失火,是她把我从浓烟中背出来的。如果不是她帮我的话,当晚我可能会被活活烧死。她成了我的救命恩人,彼此间少了许多隔阂。我经常带书给她看,也常常一起坐到河边,聊些历史人物、国家政治,未来梦想什么的。
    有一天傍晚,我们相约看完一场电影,天突然下起暴雨,她想都没想就蹲下来要背我,我坚决不背。她急的哭起来。“我背你走,跑得快”。当她深一脚浅一脚把我背回来时,雨已停了,两个人也都湿透了。当时她的宿舍在一条黑巷子的尽头,我不放心,要送她过去。她没有反对。我送到楼下,她又邀请我上去喝杯水。进到屋里,才发现没有椅子板凳也没有坐的地方,只有一个床,我——不敢坐。我问了她一句话,“你为什么要背我,还急了哭”?她回了句让我永生难忘的话,“看着你在雨里走不好,我心疼......”
当时,我的心狂乱不止,逃也似的离开了她的宿舍,在黑夜里一瘸一拐的跑,脸上尽是水。
    现在回想,那应该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美的情话了。我虽然乐观谋生,但却尚没有勇气去组建一个家庭,这根本不敢想。况且她在我心里是何等的圣神美好。所以,我胆怯了,后退了,逃走了!留了一封书信给她。
    此后三年里,我们每月都有书信往来,了解彼此的生活状况,偶尔也写一写文字。关于“爱”这个字,谁都没有再提起过。直到85年,她写信过来说,她要结婚了。我买了一对绣花的鸳鸯枕头、一把梳子、一个镜子,寄给了她。第二年,她得了儿子,我给小毛毛扯了三尺棉布缝成小对襟算作庆生礼物。她的信还在源源不断的来,和丈夫的感情也不是很好。我觉得是我彻底离开的时候了。我再不回信。
    她给我送的袜子我放在枕头底下藏了八年,拿出来穿的时候都流泪了。后来补了又补,脚跟磨没了,晾晒在石头上的时候,一只破的厉害的被野狗叼走不见了踪影。
我一辈子独居,没有结过婚。有人说,没女人的家不叫家。但我依然健康的生活着。这世间没有真正的弃儿,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生活便不会放弃你。
    我的父亲很早病逝,多病的母亲一直跟着我直到养老送终。她走后,我就独自一人了。但我也不叫独自一人,山川河流、花草鸟虫都是我的朋友。村里的好心人也常常给予我帮助。在最困难的时候,党和政府雪中送炭,给予了我温暖,每月按时送来残疾人补助金和养老保险,解决了我捉襟见肘的生活。
    我常常望着夜空发呆,我一直认为不变的东西,其实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村里人家由穷变富,女人由年轻变苍老,我养的猫都已经老死了好几只,门口的电线上掉下来两只雀儿,不知是殉情还是病死的。而我,比较耐活。
活着,就要想出路,就要劳动,只有劳动才有意义。何朝新超市其实也不是超市,是我努力营生的一个小日货店,油盐酱醋烟酒茶,卖的是最寻常的人间烟火。
    两件小土胚房已年久失修、风蚀斑驳,政府又给我盖了两间新的,钢筋水泥做的,干净明亮且不怕风雨。我再也不用担心在凹凸不平的家里动不动就摔跤了。我想我真命好哇,赶上这么好的社会,这么好的政策,如果在旧社会,我该死过好多回了吧。党所给予我的,我无以回报。
    是的,无以回报。社会上那么多平凡的人,都在努力回报社会,而我守着我的小店,只能勉强养活着我自己。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我已经逐渐衰老。心里的一个念头日渐强烈了!早在二零零几年,我不经意中看到一期电视报道节目,一个16岁的花季少女,因白血病无救后,把肾捐献给了一个老奶奶,老人6年的病魔煎熬和等待得以解救,是少女给了她生命的延续。原来,很多我们认为失去东西,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找到另一个载体并赋予希望,那么,我们何尝失去过呢?
很多个晚上,我一遍遍擦拭着我这风烛残年的躯体,告诉自己,你还可以帮助很多人!虽然我肢体残疾,但心灵不残疾,我愿意以我这苍老之躯去回报党,回报社会,因为,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有。而这个愿望可以实现的话,我的灵魂将会得以救赎。
    2012年,我开始寻找各种途径牵线搭桥,希望愿望落成,但都落了空。五年过去,直到今年7月12日,在远安县发改局干部的帮助下,驻村工作组再次联系了宜昌红十字会,并替我表达了死后捐献遗体的强烈愿望,经过多次商定,并争取几个同胞兄弟的同意,我终于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当我领到的遗体捐献卡时,我的内心充满了平静。仿佛做了一件本应该做的事情后,精神一片宁静祥和。
我想,我将更加珍惜以后的日子,让关爱我的人感受到我的快乐。人往往是被自己的思想所禁锢的,只有思想解放了,才能获得真正的愉悦,得到心灵的自由和放逐!
    前几日,发改局精准扶贫的队伍又来到了我的小超市,和我聊天沟通。一个作协的小姑娘很委婉的问我,“谈到死亡,是人人敬畏的话题,您是怎么克服心里的恐惧的?您,不害怕么......?”我想了想,笑着回答她,“古人说过,人固有一死,而死的意义不同。周恩来总理死后骨灰都洒向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我作为一个平凡人,死后能让我身体的某些部分在这世上继续存活,和他人生命一起跳跃,这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赵春林书记夸奖我是个思想单纯、心有大爱的人。其实,我只是做了件我想做的事情,就像房屋为人避雨,大树为人庇荫。只要心底明朗,我们就会向着有阳光的方向生长。
    心存慈悲,胸怀感激,感谢父母赐予生命,感谢党给予温暖。感谢这辈子出现在身边并赋予我爱的人。
人的生命像一粒种子,落地生根,无比坚强,不为攀比,不为浮名,只为汲取光和雨露,拥有一颗朴实的草木心,并努力开出洁白的小花儿来。

二零一七年九月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10 小时前 向何朝新致敬! 他的爱情本来也可以很美,可是善良的他却放弃了,看的人心里不是滋味。  详情 回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1: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7-9-4 11:32 编辑

                                                        一个百姓眼中的精准扶贫

                                                                 文/胡延雄

      处暑刚过一个星期,一场秋雨过后,天气顿时凉爽起来,尤其是今天,不晴不雨,正好出行。县文联组织的精准扶贫采风小组领着我们一行来到了离县城不远的双泉村(社区),采访当地关于精准扶贫的有关报道。

     不过,今天的采访别具一格,颇有新意。

     到了双泉村后,我们同村领导和驻村扶贫对口帮扶小组,即县发改局的几位领导一起开了一个小会,文联邱副主席说,今天我们转变一下采访方式,不再大家一窝蜂地去采访某一个人,而是分散采访,一两个人去找一个采访对象,听取各方面对精准扶贫的看法和要求。让他们敞开讲,不要有顾虑,我们就是要多听听不同的声音,拥护和反对的意见都要记录下来,提供给领导决策时参考,这样效果可能更好一些。大家都说行。于是村委会和驻村领导就介绍了该村的一些基本情况,对要采访的重点人也进行了简要说明。然后,采风组的人纷纷报名,点明了自己要采访的对象。有采访扶贫对象的,有采访成功人士的,有采访过去的村组领导的,有采访重点人物的,等等,不一而足。

     我说,我去采访一个普通老百姓吧,看看他对精准扶贫有什么看法。

    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却颇费周章。村里的王会计说,有一个老书记,退休多年,可以找他谈谈,我们一致否决。王又说,有一个退休教师,行不行?仍然否决。王说还有一个可以考虑,我问是不是党员?他说是。我执拗地说,党员也不要,就要一个普通的百姓。王会计思索一会儿,又说,那我们就去找姜伟文吧,什么也不是。于是达成协议,骑上摩托,呼啸而去。

   到点后,王说,找了个姑娘婆婆,女的会讲些。我原以为姜伟文是个男的,原来找了个女的,也罢,女的就女的,只要能大胆说话就行。我知道现在很多家庭里,女的比男的会讲得多。怕的是她死活不肯讲,那就没办法了。王会计便把我们介绍给姜伟文,一同去采访的百合拿起相机就“咔擦”起来,小姜连忙摆手说,不要拍我,我这个样子不成。原来她开了个小卖店,由于不出门,短衣短裤,脚上撒着一双旧鞋子。我说,不要紧,越自然越真实越好。于是我们一起进屋,在她的客厅里坐下来。王会计便告辞而去。

    我首先简单地自我介绍,接着讲明了来意。请她谈一谈对精准扶贫的看法。她也自我介绍说,我姓姜,生姜的姜,伟大的伟,文章的文。今年子吃五十二岁的饭哒。我一听,觉得不错,挺投缘的,便说,你今天可以放开讲,好的坏的都可以说,不要有任何顾虑。她笑了笑说,我一个老百姓,有什么顾虑啊?我问,精准扶贫在精准上你觉得村里做的怎么样?她说,可以呀,村里做这些事是很认真的,几上几下,层层讨论,都是一些有特殊困难的贫困户。以前我认为谭正明,还有一个叫王什么海的没有弄上去,那就不精准,因为他们的确也很困难,现在既然都上去了,那还有什么说的?

   我有意的引导她说,现在有人说政府扶贫都是扶的一些懒汉二流子,你有什么看法?她一听,不屑一顾地说,那是一些人眼红别人,自己弄不到贫困户的待遇,就说别人这七那八的,你能相信吗?我们村里有一户,五个儿子,养活一个老子,还想要个低保,你说这叫话呀?哼!有些人自己不努力,还拼命争低保,依我说,这就叫不要脸!

    这个小姜,果然快人快语,口无遮拦。

    我接着问,你对村里的扶贫对象们有些什么看法?她说总的来讲,这些人的确困难,不是怪搞的,而且他们还蛮争气,不是破罐子破摔,一歪就歪。我本来只开个店子,平时不怎么出门,但我听说的多,见的也多。比如何朝新,一个残疾,还拼命搞事,不是等靠要。还说死了把遗体捐献出来回报社会,电视上都讲了的。又比如李万秀,一个六十多岁的孤老,儿子刚死不久,她还坚持每天做早点,想办法自己养活自己。她接着讲了几个贫困户勤劳自救的先进事例,说这些人靠国家救济是应当的,那个也说不起。

    他们的贫困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又问道。没想到我这一问,竟引发了她又大发了一番议论,并且让我不由得对这个小姜刮目相看。

     你问他们是怎么成为贫困户的?这说起来就复杂,原因多种多样,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特殊性。当然大多数是因为疾病,有身残的,缺胳膊断腿的;有脑残的,有几个就是智障人,还有的是精神病人;也有自身能力不足的,这些人山穷水尽,政府不帮他们就永远富不起来,甚至越过越穷。你看他们没文化,没知识,没能力,在这个社会里就无法立足,搞不赢别人。就说那几个精神病人吧,既可怜又可恨,他们没有正常的思维能力,你跟他们也讲不清道理,他们搞些出格的事真是可恨,你也没办法。还有的人,眼界太低,看不到长远利益,又怕好事别人,结果自己害自己。我们这儿有一个老人,多年前我就叫她买社保,她说假如我活不到那么长的时间,那不好事别人啦?她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每个月靠子女给点零用钱。这不是自讨的?要是当初她买了社保,现在每个月拿一千多块,拿的多硬气?还需要给儿女们说好话吗?又比如我们家,我妈十几年前买社保时,我爸给小儿子商量,小儿子说,爸,你每个月都有退休金,还怕我们几弟兄养不活妈呀?我爸又给老大说,老大说的一样的。爸又跟我大姐商量,大姐说赶快买,这是好事!并且马上把钱打回来了。现在我妈每个月一千多,都拿了好几倍买社保的钱。我马上问你大姐是干什么的?她说是宜昌市保险公司的总会计。你看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我现在也买了社保,五十五岁时,我死了就死了,老天爷要收你去,那也没办法。活着就可以不断的拿下去。你说这多好哇。我们这些农村人啊,就没有外面的人看的远,斤斤计较眼前的滴嘎儿小利,这个样子,怎么能富起来?

     我又问,可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个人有文化,有知识,而且文化还不浅呢,怎么也成了贫困户?

    我还没说完,小姜就说,我晓得你们是的是哪个,他就是个神经病。所以有文化还不行,还要摆正心态,这个比文化还重要。一个人不能老是觉得自己行,别人都在嫉妒自己。你想啊,一个人总是这样子,和别人格格不入,把自己封闭起来,时间长了没得病也要得病。而且你说的这个人,把他评为贫困户,他还死活不同意,觉得伤了自尊,成天闹的鸡飞鸭叫的,不得安宁。一个人眼界要高,胸怀要广,要盘得皮,吃得苦,受得气,不然只有越搞越穷,别人不该你的,国家也不欠你的。你说是不是?

    我最后请她谈谈对政府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小姜说现在党的政策确实好,特别对我们农村,帮扶的力度很大,和过去相比,真是天翻地覆,这是党中央和习主席领导的好。但是我们远安县呢,政府有件事干的就不凭良心。我问什么事?她说拆迁呗。我们农村的人多老实啊,叫搬就搬,叫拆就拆,好好的房子,拆的一塌糊涂,拆迁户挤在别人的房子里住,一住就是几年,多不方便啊。到现在还看不到希望,你说烦不烦?小姜说的这件事,虽不属于扶贫内容,但在全县也是个普遍问题。看到她焦急的样子,我不禁笑着说,面太广,事太多,急也急不好的,还是得慢慢来吧。

    对于精准扶贫,拥护的和反对的都有,但拥护的毕竟是多数,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不用怀疑。即使是反对的意见,里面多少也有一些合理的成分,如何把符合党心民心的这件事做的更精准,更合理,也是当政者应当考虑的一件大事。小姜,姜伟文,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子,能够有这种清醒的认识,能够说出这么一番有理有据,且不无深刻的言论,我是要为她点赞的。也希望那些对精准扶贫有不同看法的朋友,心平气和地,冷静理智地想一想,这项惠民政策,到底应当怎样做,才能做的更好,尽量减少那些负面影响,以使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农村老百姓得到实惠,使全国人民都感到满意,这才是我们的题中应有之义。

conew_img_2493.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7-9-5 08:25 这个女的貌似识,参加过就业培训。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1: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双泉村委会

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1: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7-9-4 14:58 编辑

村委会座谈
4.jpg

9.jpg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2017-9-4 12:5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又来了可惜木分了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7-9-4 14:38 人到情到,有没有分太不重要了,感谢刘哥关注!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4: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嘉禾 发表于 2017-9-4 12:50
俺又来了可惜木分了

人到情到,有没有分太不重要了,感谢刘哥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4: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7-9-4 14:58 编辑

conew_img_2472.jpg
conew_img_0300.jpg

conew_img_0279.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17-9-5 08:27 胡老师真的不简单!点赞。  详情 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4: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山百合 于 2017-9-4 14:56 编辑

这位是发改局在双泉的驻村干部

conew_img_2482.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4: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是双泉村的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示范户李绪然

conew_img_0311.jpg

conew_img_034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4: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conew_img_0328.jpg

我在这里等你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设为首页  

广告热线:13339794535举报电话:0717-3819486法律顾问:沮城律师事务所 刘亚杰 律师

备案信息:鄂ICP备14000855号Copyright 2016 远安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